\u003c/p>\u003cp class=\"picIntro\">图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纪念碑。(资料照片)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u003c/p>\u003cp>1937年12月13日,南京城历经家难、城劫、国殇,是世界文明史上的黑暗一页。\u003c/p>\u003cp>84年过去了,至暗时刻不曾遗忘。在黑白光影的折射下,祭忆的脉络日臻清晰。幸存者、海外华侨华人、中外学者、志愿者等群体以不同的方式“打捞”这段记忆,发出同一个声音:我们要和平。\u003c/p>\u003cp>谈及这段黑暗的历史是如何走入西方主流社会的视野,张纯如是绕不开的。\u003c/p>\u003cp class=\"detailPic\">\u003cimg alt=\"点击进入下一页\"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51/EA09C2B843D9E67FFAA72FD438E045765D475009_size61_w700_h467.jpg\" />\u003c/p>\u003cp class=\"picIntro\">图为2005年9月9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张绍进(左一)、张盈盈(左二)夫妇为他们的女儿张纯如的雕塑揭幕。(资料照片)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u003c/p>\u003cp>12月12日,在位于江苏淮安的张纯如纪念馆内,一场以“勿忘历史 记忆传承”为主题的云端连线跨越太平洋,连起黑夜与白昼。加拿大、美国等地华侨华人共同传承记忆,祈愿和平。\u003c/p>\u003cp>“南京大屠杀战争记忆在代际的传承尤为重要,无论是在中国还是海外。”张纯如的母亲张盈盈通过视频阐述了传承历史记忆的意义。正是通过父母,张纯如第一次知道了南京大屠杀。\u003c/p>\u003cp>1995年7月,张纯如从美国只身到南京进行实地走访,著成《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一书。书中描写了日军在南京强奸、虐待、杀害大批中国平民的详情,改变了西方世界长期遮蔽南京大屠杀的现状。\u003c/p>\u003cp>2004年,正在美国求学的德国人罗克经中文老师推荐读了张纯如的著作,震惊于书中描写的惨剧。罗克没有想到,自己日后会将其作为研究课题。\u003c/p>\u003cp class=\"detailPic\">\u003cimg alt=\"点击进入下一页\"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51/8B7B38F9C38665EE9DEFCAEFF97F0883ABAA4E0A_size83_w700_h467.jpg\" />\u003c/p>\u003cp class=\"picIntro\">图为位于南京小粉桥的拉贝故居。(资料照片)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u003c/p>\u003cp>“全世界对二战时的犹太大屠杀非常了解,但对南京大屠杀知之甚少。我想要更加深入地研究这个课题。”如今,罗克成为南京大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平学教席研究员。\u003c/p>\u003cp>历史真相穿越洲际与大洋,跨越黑暗与白昼。\u003c/p>\u003cp>到了2015年,这段民族记忆上升为世界记忆遗产。时光留下的阴影,在众人努力下,渐渐化为和煦的暖光,照耀着和平前路。\u003c/p>\u003cp>身为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的工作人员,每年12月是李雪晴最忙碌的日子。\u003c/p>\u003cp>李雪晴要帮助健在的老人守住这段记忆,更要抚慰历经劫难的心灵。幸存老人每每提及这段惨痛历史,常常老泪纵横,但最后都会反复念叨:“要和平,一定要和平”。\u003c/p>\u003cp class=\"detailPic\">\u003cimg alt=\"点击进入下一页\"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51/BEE9C5BB6BC189074F901AE0F4DD458B3FAE1B7D_size59_w700_h467.jpg\" />\u003c/p>\u003cp class=\"picIntro\">图为一位老者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外参观。(资料照片)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u003c/p>\u003cp>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年轻一代正用网络“时光播种机”,将这段黑暗历史凝聚成象征和平的白光,洒遍世界各地。\u003c/p>\u003cp>“95后”工作人员赵美娜是其中一员,她尝试利用网络向全世界的人们讲述历史真相,寻求和平路径。“传播和平理念并无国界,构建和平环境亦需久久为功。”\u003c/p>\u003cp>黑白光影下,不停响起的是祭忆的声音。\u003c/p>\u003cp>对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群体来说,每年此时,百感交集。往事并不如烟。\u003c/p>\u003cp>“我已经老了,但是只要我能动,就一定要站出来讲这段历史。”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葛道荣说。\u003c/p>\u003cp class=\"detailPic\">\u003cimg alt=\"点击进入下一页\"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51/7D5FF66257A5A669FD30BE2B6786C2D8A23E2B7A_size20_w700_h467.jpg\" />\u003c/p>\u003cp class=\"picIntro\">图为1927年出生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葛道荣。(资料照片)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u003c/p>\u003cp>1927年出生的葛道荣如今年逾九旬,膝下子孙满堂。10岁时,他的叔父、两个舅父共三口人被日军残忍杀害。他的右腿被日本兵用刺刀刺伤,留下了永久伤疤。\u003c/p>\u003cp>葛道荣说,自己没什么财产留给子孙,但记忆这份“传家宝”要世世代代传下去。老人身体力行,坚持参加各种证言活动,把这份带着痛楚的家族记忆讲述给更多人听。\u003c/p>\u003cp class=\"detailPic\">\u003cimg alt=\"点击进入下一页\"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51/834A8519C12A1099B19BF066F0398CFAD870A182_size61_w700_h467.jpg\" />\u003c/p>\u003cp class=\"picIntro\">图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资料照片)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u003c/p>\u003cp>据统计,截至目前,在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登记在册的在世幸存者仅剩下61人。随着幸存者凋零,幸存者的后人正在成为传播记忆的主要力量。\u003c/p>\u003cp>今年1月28日,幸存者杨翠英离开人世。杨翠英的女儿杨怀清告诉中新社记者,母亲离世的前一个月,已经把有关资料都郑重地交给了家里的后辈。“我知道,这是一份重托。现在的孩子们要如何记住这段历史?把对战争的控诉和对和平的呼唤都告诉现在的孩子们,这就是我们的责任!”\u003c/p>\u003cp class=\"detailPic\">\u003cimg alt=\"点击进入下一页\"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51/2D8ACF32E4A0BB8F44ADFCF3617C0A30E41C9BA5_size54_w700_h467.jpg\" />\u003c/p>\u003cp class=\"picIntro\">图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后人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参加家祭活动。(资料照片)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u003c/p>\u003cp>对于幸存者及其后代来说,每年此时,是祭,更是忆;是家祭,也是国家公祭。\u003c/p>\u003cp>在第八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来临之际,这段家国交织的记忆再被拾起,反复诵念:昭昭前事,更为惕惕后人;鉴往知来,方能共祈和平。\u003c/p>","type":"text"}],"currentPage":0,"pageSize":1},"editorName":"马涵钰","faceUrl":"http://ishare.ifeng.com/mediaShare/home/308904/media","vestAccountDetail":{},"subscribe":{"type":"vampire","cateSource":"","isShowSign":0,"parentid":"0","parentname":"社会","cateid":"308904","catename":"中国新闻网","logo":"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90522/16/wemedia/5302aa5104f23d8d4f5342bace468e275489f5c8_size25_w200_h200.png","description":"中国新闻网官方账号","api":"http://api.3g.ifeng.com/api_wemedia_list?cid=308904","show_link":1,"share_url":"https://share.iclient.ifeng.com/share_zmt_home?tag=home&cid=308904","eAccountId":308904,"status":1,"honorName":"","honorImg":"http://x0.ifengimg.com/cmpp/2020/0907/1a8b50ea7b17cb0size3_w42_h42.png","honorImg_night":"http://x0.ifengimg.com/cmpp/2020/0907/b803b8509474e6asize3_w42_h42.png","forbidFollow":0,"forbidJump":0,"fhtId":"4000000044936870623","view":1,"sourceFrom":"","declare":"","originalName":"","redirectTab":"article","authorUrl":"https://ishare.ifeng.com/mediaShare/home/308904/media","newsTime":"2021-12-13 08:30:45","lastArticleAddress":"来自北京"}},"hasCopyRight":true,"__env__":"production"}; var adData = {}; var staticData = {"asideAd5":[],"contentBottomAd":"","asideAd4":[],"asideAd3":"","hardAd":"","asideAd2":"","asideAd1":"%3Ca%20href%3D%22%2F%2Fwww.tremontnyc.com%2Fc%2Fspecial%2F88g2ztKpu4W%22%20target%3D%22_blank%22%20%3E%3Cimg%20src%3D%22%2F%2Fx0.ifengimg.com%2Fucms%2F2021_34%2FA97E559E49CA8DB149DA50D9F5B530BCB5023AF8_size100_w300_h243.jpg%22%20width%3D%22300%22%20height%3D%22243%22%20border%3D%220%22%20%2F%3E%3C%2Fa%3E%0D%0A","topAd":"%3Cdiv%3E%20%3Ca%20href%3D%22https%3A%2F%2Fqd.ifeng.com%2Fc%2F86h4YrFeNVf%22%20target%3D%22_blank%22%3E%3Cimg%20width%3D%221000%22%20height%3D%2290%22%20src%3D%22https%3A%2F%2Fx0.ifengimg.com%2Fucms%2F2021_26%2F8884E272CCBD1138A40FCBB690718685EDD22FB8_size82_w1000_h90.jpg%22%20alt%3D%22%20%22%3E%3C%2Fa%3E%20%3C%2Fdiv%3E","floatAd":[],"logoAd":[]}; var __chipsData = []; var __apiReport = (Math.random() > 0.99); var __apiReportMaxCount = 50; var getChipsDataByKey = function (data, key) { for (var i = 0, iLen = data.length; i
<acronym id="qc22e"><small id="qc22e"></small></acronym>
<acronym id="qc22e"><center id="qc22e"></center></acronym><acronym id="qc22e"></acronym>
<acronym id="qc22e"><center id="qc22e"></center></acronym>
<acronym id="qc22e"></acronym>
<rt id="qc22e"><small id="qc22e"></small></rt>
<acronym id="qc22e"><center id="qc22e"></center></acronym>
南京大屠杀84周年:黑白光影中的祭忆
江苏

南京大屠杀84周年:黑白光影中的祭忆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纪念碑。(资料照片)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1937年12月13日,南京城历经家难、城劫、国殇,是世界文明史上的黑暗一页。

84年过去了,至暗时刻不曾遗忘。在黑白光影的折射下,祭忆的脉络日臻清晰。幸存者、海外华侨华人、中外学者、志愿者等群体以不同的方式“打捞”这段记忆,发出同一个声音:我们要和平。

谈及这段黑暗的历史是如何走入西方主流社会的视野,张纯如是绕不开的。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为2005年9月9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张绍进(左一)、张盈盈(左二)夫妇为他们的女儿张纯如的雕塑揭幕。(资料照片)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12月12日,在位于江苏淮安的张纯如纪念馆内,一场以“勿忘历史 记忆传承”为主题的云端连线跨越太平洋,连起黑夜与白昼。加拿大、美国等地华侨华人共同传承记忆,祈愿和平。

“南京大屠杀战争记忆在代际的传承尤为重要,无论是在中国还是海外。”张纯如的母亲张盈盈通过视频阐述了传承历史记忆的意义。正是通过父母,张纯如第一次知道了南京大屠杀。

1995年7月,张纯如从美国只身到南京进行实地走访,著成《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一书。书中描写了日军在南京强奸、虐待、杀害大批中国平民的详情,改变了西方世界长期遮蔽南京大屠杀的现状。

2004年,正在美国求学的德国人罗克经中文老师推荐读了张纯如的著作,震惊于书中描写的惨剧。罗克没有想到,自己日后会将其作为研究课题。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为位于南京小粉桥的拉贝故居。(资料照片)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全世界对二战时的犹太大屠杀非常了解,但对南京大屠杀知之甚少。我想要更加深入地研究这个课题。”如今,罗克成为南京大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平学教席研究员。

历史真相穿越洲际与大洋,跨越黑暗与白昼。

到了2015年,这段民族记忆上升为世界记忆遗产。时光留下的阴影,在众人努力下,渐渐化为和煦的暖光,照耀着和平前路。

身为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的工作人员,每年12月是李雪晴最忙碌的日子。

李雪晴要帮助健在的老人守住这段记忆,更要抚慰历经劫难的心灵。幸存老人每每提及这段惨痛历史,常常老泪纵横,但最后都会反复念叨:“要和平,一定要和平”。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为一位老者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外参观。(资料照片)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年轻一代正用网络“时光播种机”,将这段黑暗历史凝聚成象征和平的白光,洒遍世界各地。

“95后”工作人员赵美娜是其中一员,她尝试利用网络向全世界的人们讲述历史真相,寻求和平路径。“传播和平理念并无国界,构建和平环境亦需久久为功。”

黑白光影下,不停响起的是祭忆的声音。

对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群体来说,每年此时,百感交集。往事并不如烟。

“我已经老了,但是只要我能动,就一定要站出来讲这段历史。”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葛道荣说。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为1927年出生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葛道荣。(资料照片)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1927年出生的葛道荣如今年逾九旬,膝下子孙满堂。10岁时,他的叔父、两个舅父共三口人被日军残忍杀害。他的右腿被日本兵用刺刀刺伤,留下了永久伤疤。

葛道荣说,自己没什么财产留给子孙,但记忆这份“传家宝”要世世代代传下去。老人身体力行,坚持参加各种证言活动,把这份带着痛楚的家族记忆讲述给更多人听。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资料照片)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据统计,截至目前,在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登记在册的在世幸存者仅剩下61人。随着幸存者凋零,幸存者的后人正在成为传播记忆的主要力量。

今年1月28日,幸存者杨翠英离开人世。杨翠英的女儿杨怀清告诉中新社记者,母亲离世的前一个月,已经把有关资料都郑重地交给了家里的后辈。“我知道,这是一份重托。现在的孩子们要如何记住这段历史?把对战争的控诉和对和平的呼唤都告诉现在的孩子们,这就是我们的责任!”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后人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参加家祭活动。(资料照片)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对于幸存者及其后代来说,每年此时,是祭,更是忆;是家祭,也是国家公祭。

在第八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来临之际,这段家国交织的记忆再被拾起,反复诵念:昭昭前事,更为惕惕后人;鉴往知来,方能共祈和平。

体育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