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003c/p>\u003cp style=\"text-align: center;\">逾期欠款方以“债”偿债\u003c/p>\u003cp>公司披露年报显示,2021年实现营业总收入38.76亿元,同比增长30.5%;实现归母净利润-6.1亿元,上年同期为1.6亿元,这也是公司十余年来首次业绩亏损。\u003c/p>\u003cp>专网通信业务风波对于江苏舜天的业绩影响是显著的。由于2021年经营的通讯器材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的情况,导致公司存在大额逾期未收回的款项。江苏舜天对该等债权全额计提信用损失准备,对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的影响合计约-6.73亿元。\u003c/p>\u003cp>在年报中,江苏舜天表示,经审慎评估,公司已于报告期内停止开展此类业务,并全力以赴开展应收账款清收工作。另外,2022 年公司将继续一着不让全力推进通讯器材风险事件处置工作,努力降低对公司正常经营的影响,千方百计把剩余的风险敞口压降到更低程度。\u003c/p>\u003cp>据江苏舜天此前披露,逾期的通讯器材业务应收账款主要有两笔,其一为上海电气国际经济贸易有限公司逾期金额为990.04万元;其二为四川科为奇商贸有限公司逾期金额为1.27亿元。包括上述两笔款项在内,江苏舜天通讯器材业务应收帐款及应收票据余额合计为10.44亿元。\u003c/p>\u003cp>对于这部分欠款,江苏舜天就部分合同,分别向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对象包括四川科为奇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科为奇”)、哈尔滨综合保税集团有限公司、南京长江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其中与四川科为奇的纠纷,法院已作出判决,四川科为奇应向江苏舜天支付总计2.05亿元。不过之后双方经协商达成了和解,四川科为奇以公司债券向江苏舜天履行了剩余债务。\u003c/p>\u003cp style=\"text-align: center;\">贸易主业毛利率连续下滑\u003c/p>\u003cp>抛开暴雷事件来看,2021年江苏舜天经营的业务板块均出现了毛利率下滑,从年报来看,商品流通业务毛利率减少1.91%,服装加工业务毛利率减少5.33个%,化工仓储业务减少28.53个%,整体毛利率下滑2.4个百分点至11.92%。\u003c/p>\u003cp>有业内人士表示,江苏舜天的毛利率下滑,与去年服装出口贸易整体表现欠佳有关,包括制造成本增高、海运价格高企、出厂价格增长乏力、库存增长等因素,导致了江苏舜天的利润空间被压缩,企业盈利压力显著增加,运行质量提升难度加大。\u003c/p>\u003cp>这种情形在进入2022年后并未好转。一季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8.55亿元,同比增长12.6%;归母净利润1332万元,上年同期为-471万元;扣非净利润1154.83万元,同比下滑42.72%。整体毛利率则为9.90%。\u003c/p>\u003cp>对于一季度扣非净利润下滑,江苏舜天解释称,本年度受疫情影响,贸易业务开展受到一定影响,毛利较去年同期有所降低。\u003c/p>\u003cp>另外,一季度的非经常性损益项目中,公司获得政府补助1432.79万元,但通过交易性金融资产取得的投资收益却为-1259.34万元。\u003c/p>\u003cp style=\"text-align: center;\">公司炒股也坐“过山车”\u003c/p>\u003cp>实际上,在2021年度江苏舜天就曾因证券投资亏损。根据披露,江苏舜天持有的交易性金融资产中,占比最多的是华安证券(600909.SH),截至2021年底,持有该股的账面价值为1.67亿元,在2021年度投资该股亏损了4335万元。其他金融资产还包括长江材料(001296.SZ)、南山铝业(600219.SH)、中国铝业(601600.SH)、中国石油(601857.SH)等股票,以及投资的一些基金产品。\u003c/p>\u003cp>据了解,2020年度,江苏舜天交易性金融资产的当期投资损益为1.01亿元,是其当年净利润的重要来源。但在2021年至今,上述不少股票出现了下滑情形。\u003c/p>\u003cp>对此,有市场分析人士表示,以江苏舜天的持仓布局来看,公司跨界布局了多个领域。公司不少资金用来炒股,虽然可以利用闲置资金来提高投资收益,但一旦投资出现巨亏,将给公司经营和业绩带来较大的冲击。\u003c/p>\u003cp>另据Wind数据不完全统计显示,截至2021年末,沪深两市共有360家上市公司持有股票资产,但整体炒股战绩欠佳,证券投资金额居前的公司(包括云南白药、美的集团、吉林敖东等)多数亏损,且整体持仓市值由2020年末的3153亿元降至2021年年末的1455亿元。\u003c/p>","type":"text"}],"currentPage":0,"pageSize":1},"editorName":"刘莎莎","faceUrl":"http://ishare.ifeng.com/mediaShare/home/1082613/media","vestAccountDetail":{},"subscribe":{"type":"vampire","cateSource":"","isShowSign":0,"parentid":"0","parentname":"财经","cateid":"1082613","catename":"财联社","logo":"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80723/15/wemedia/8d4aa5f0b980df3bacb3a3b14c004d848f93ade2_size21_w200_h200.png","description":"财联社官方账号","api":"http://api.3g.ifeng.com/api_wemedia_list?cid=1082613","show_link":1,"share_url":"https://share.iclient.ifeng.com/share_zmt_home?tag=home&cid=1082613","eAccountId":1082613,"status":1,"honorName":"","honorImg":"http://x0.ifengimg.com/cmpp/2020/0907/1a8b50ea7b17cb0size3_w42_h42.png","honorImg_night":"http://x0.ifengimg.com/cmpp/2020/0907/b803b8509474e6asize3_w42_h42.png","forbidFollow":0,"forbidJump":0,"fhtId":"97678780","view":1,"sourceFrom":"","declare":"","originalName":"","redirectTab":"article","authorUrl":"https://ishare.ifeng.com/mediaShare/home/1082613/media","newsTime":"2022-05-21 19:48:13","lastArticleAddress":"来自上海"}},"hasCopyRight":true,"__env__":"production"}; var adData = {}; var staticData = {"asideAd5":[],"contentBottomAd":"","asideAd4":[],"asideAd3":"","hardAd":"","asideAd2":"","asideAd1":"%3Ca%20href%3D%22%2F%2Fwww.tremontnyc.com%2Fc%2Fspecial%2F88g2ztKpu4W%22%20target%3D%22_blank%22%20%3E%3Cimg%20src%3D%22%2F%2Fx0.ifengimg.com%2Fucms%2F2021_34%2FA97E559E49CA8DB149DA50D9F5B530BCB5023AF8_size100_w300_h243.jpg%22%20width%3D%22300%22%20height%3D%22243%22%20border%3D%220%22%20%2F%3E%3C%2Fa%3E%0D%0A","topAd":"%3Cdiv%3E%20%3Ca%20href%3D%22https%3A%2F%2Fqd.ifeng.com%2Fc%2F86h4YrFeNVf%22%20target%3D%22_blank%22%3E%3Cimg%20width%3D%221000%22%20height%3D%2290%22%20src%3D%22https%3A%2F%2Fx0.ifengimg.com%2Fucms%2F2021_26%2F8884E272CCBD1138A40FCBB690718685EDD22FB8_size82_w1000_h90.jpg%22%20alt%3D%22%20%22%3E%3C%2Fa%3E%20%3C%2Fdiv%3E","floatAd":[],"logoAd":[]}; var __chipsData = []; var __apiReport = (Math.random() > 0.99); var __apiReportMaxCount = 50; var getChipsDataByKey = function (data, key) { for (var i = 0, iLen = data.length; i
<acronym id="qc22e"><small id="qc22e"></small></acronym>
<acronym id="qc22e"><center id="qc22e"></center></acronym><acronym id="qc22e"></acronym>
<acronym id="qc22e"><center id="qc22e"></center></acronym>
<acronym id="qc22e"></acronym>
<rt id="qc22e"><small id="qc22e"></small></rt>
<acronym id="qc22e"><center id="qc22e"></center></acronym>
江苏舜天交出了十余年来的首份亏损年报
江苏

江苏舜天交出了十余年来的首份亏损年报

江苏舜天(600287.SH)交出了十余年来的首份亏损年报,公司2021年度亏损逾6亿元。而2022年一季度尽管实现盈利,但占据主导的贸易业务毛利再次降低。

5月19日召开的业绩说明会上,江苏舜天解释2021年亏损的主要原因,一是出现了通讯器材业务债权逾期等情况,二是公司持有的交易性金融资产价格有大幅波动。两项合计影响公司净利润的金额为-7.04亿元。

“炒股”在2020年为江苏舜天贡献较多利润,到了2021年却成为导致亏损的罪魁之一。有市场分析人士向表示,炒股总体来说是一项高风险行为,对于上市公司来说不可持续。而抛开上述事件,江苏舜天的主业毛利率连续降低,日常经营活动仍然面临着不小的风险。

江苏舜天交出了十余年来的首份亏损年报

逾期欠款方以“债”偿债

公司披露年报显示,2021年实现营业总收入38.76亿元,同比增长30.5%;实现归母净利润-6.1亿元,上年同期为1.6亿元,这也是公司十余年来首次业绩亏损。

专网通信业务风波对于江苏舜天的业绩影响是显著的。由于2021年经营的通讯器材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的情况,导致公司存在大额逾期未收回的款项。江苏舜天对该等债权全额计提信用损失准备,对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的影响合计约-6.73亿元。

在年报中,江苏舜天表示,经审慎评估,公司已于报告期内停止开展此类业务,并全力以赴开展应收账款清收工作。另外,2022 年公司将继续一着不让全力推进通讯器材风险事件处置工作,努力降低对公司正常经营的影响,千方百计把剩余的风险敞口压降到更低程度。

据江苏舜天此前披露,逾期的通讯器材业务应收账款主要有两笔,其一为上海电气国际经济贸易有限公司逾期金额为990.04万元;其二为四川科为奇商贸有限公司逾期金额为1.27亿元。包括上述两笔款项在内,江苏舜天通讯器材业务应收帐款及应收票据余额合计为10.44亿元。

对于这部分欠款,江苏舜天就部分合同,分别向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对象包括四川科为奇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科为奇”)、哈尔滨综合保税集团有限公司、南京长江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其中与四川科为奇的纠纷,法院已作出判决,四川科为奇应向江苏舜天支付总计2.05亿元。不过之后双方经协商达成了和解,四川科为奇以公司债券向江苏舜天履行了剩余债务。

贸易主业毛利率连续下滑

抛开暴雷事件来看,2021年江苏舜天经营的业务板块均出现了毛利率下滑,从年报来看,商品流通业务毛利率减少1.91%,服装加工业务毛利率减少5.33个%,化工仓储业务减少28.53个%,整体毛利率下滑2.4个百分点至11.92%。

有业内人士表示,江苏舜天的毛利率下滑,与去年服装出口贸易整体表现欠佳有关,包括制造成本增高、海运价格高企、出厂价格增长乏力、库存增长等因素,导致了江苏舜天的利润空间被压缩,企业盈利压力显著增加,运行质量提升难度加大。

这种情形在进入2022年后并未好转。一季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8.55亿元,同比增长12.6%;归母净利润1332万元,上年同期为-471万元;扣非净利润1154.83万元,同比下滑42.72%。整体毛利率则为9.90%。

对于一季度扣非净利润下滑,江苏舜天解释称,本年度受疫情影响,贸易业务开展受到一定影响,毛利较去年同期有所降低。

另外,一季度的非经常性损益项目中,公司获得政府补助1432.79万元,但通过交易性金融资产取得的投资收益却为-1259.34万元。

公司炒股也坐“过山车”

实际上,在2021年度江苏舜天就曾因证券投资亏损。根据披露,江苏舜天持有的交易性金融资产中,占比最多的是华安证券(600909.SH),截至2021年底,持有该股的账面价值为1.67亿元,在2021年度投资该股亏损了4335万元。其他金融资产还包括长江材料(001296.SZ)、南山铝业(600219.SH)、中国铝业(601600.SH)、中国石油(601857.SH)等股票,以及投资的一些基金产品。

据了解,2020年度,江苏舜天交易性金融资产的当期投资损益为1.01亿元,是其当年净利润的重要来源。但在2021年至今,上述不少股票出现了下滑情形。

对此,有市场分析人士表示,以江苏舜天的持仓布局来看,公司跨界布局了多个领域。公司不少资金用来炒股,虽然可以利用闲置资金来提高投资收益,但一旦投资出现巨亏,将给公司经营和业绩带来较大的冲击。

另据Wind数据不完全统计显示,截至2021年末,沪深两市共有360家上市公司持有股票资产,但整体炒股战绩欠佳,证券投资金额居前的公司(包括云南白药、美的集团、吉林敖东等)多数亏损,且整体持仓市值由2020年末的3153亿元降至2021年年末的1455亿元。

体育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