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003c/p>\u003cp>公司近年业绩大幅波动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于缺乏对上游的把控。\u003c/p>\u003cp>公司曾表示,原片玻璃供应问题是多年来制约公司发展的瓶颈。起初,公司是为数不多拥有光伏减反射镀膜玻璃产品技术的企业,毛利率水平较高。但随着技术的普及,光伏玻璃原片厂商逐渐实现从原片生产到深加工一体化布局,原片出售规模大幅下降,导致亚玛顿深加工产能利用率不稳定,毛利率波动比较大。\u003c/p>\u003cp>原片产能缺失叠加原片与镀膜玻璃价格差逐渐缩小,加工厂商利润被压损,2014-2021年,公司光伏玻璃业务毛利率远低于一体化布局的信义光能和福莱特。\u003c/p>\u003cp>另一个原因则与光伏玻璃的行业周期有关。\u003c/p>\u003cp>受“531光伏新政”影响,2018-2019年国内光伏新增装机规模明显下滑,对整个行业盈利水平和开工率产生较大影响,供应链陷入供过于求、低利润的困境。其间公司2018年净利润增长也主要是因为公司出售了普安县楼下50MWp农业光伏发电项目。\u003c/p>\u003cp>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下游需求量减少,光伏玻璃价格略有走低;下半年光伏抢装潮带动行业库存快速减少,同时新增供给有限,光伏玻璃价格开始上行。\u003c/p>\u003cp>到了2021年,供给端新增产能释放,但上半年的需求淡季叠加硅料价格大幅上涨导致需求端有所减弱,光伏玻璃库存开始增加,价格也随之下滑。后期小幅反弹后继续回落。\u003c/p>\u003cp>\u003cimg alt=\"\"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2_22/DDB27503B896478BB024D5183B4777D61EE0174F_size78_w1140_h508.jpg\" />\u003c/p>\u003cp>\u003cstrong>下拓产业链布局成效不佳\u003c/strong>\u003c/p>\u003cp>为改善公司业绩表现,亚玛顿开启过一连串的产业链拓展之路。\u003c/p>\u003cp>2012年,为缓解补贴退坡下的盈利压力,也为了推广2.0mm及以下超薄光伏玻璃,亚玛顿开始布局下游生产组件。为此,公司对募投项目进行变更,在原募投项目“新建900万平方米/年光伏镀膜玻璃产业化项目”基础上延伸产业链,变更为“超薄双玻光伏建筑一体化(BIPV)组件生产项目”。\u003c/p>\u003cp>但由于规模较小、一体化水平不够完善,公司的组件产品在市场上缺乏竞争力。2016-2021年,组件营收分别为3.54亿、6.41亿、7.37亿、2.21亿、1.12亿、1.07亿元;毛利率分别为19.95%、10.32%、2.52%、2.01%、-12.80%、-1.87%,呈持续下滑态势。\u003c/p>\u003cp>2014年,为了让客户深入了解超薄双玻组件的优势、带动公司超薄双玻组件的市场推广,亚玛顿成立全资子公司——江苏亚玛顿电力投资有限公司,主要负责光伏电站业务。\u003c/p>\u003cp>但是,由于光伏电站建设投资额较大,公司资金压力日渐凸显。到2017年,亚玛顿短期借款达8.32亿元,而当年的货币资金只有7.6亿元。为此,亚玛顿选择出售旗下电站回笼资金。\u003c/p>\u003cp>2018年11月,公司发布公告称,拟将黔西南州义龙亚玛顿新能源有限公司70%股权转让给国家电投集团四川电力有限公司;2020年12月,1.61亿元出售太阳能光伏电站资产;2021年3月,公司在互动平台表示,计划2021年出售完剩余电站。\u003c/p>\u003cp>截至2021年底,亚玛顿发电业务收入0.53亿元,相较于2017年下降71.66%,占收入比重从2017年的11.6%下降至2.61%,资产负债率也由2017年的54.94%下降至2021年的32.72%。\u003c/p>\u003cp>\u003cimg alt=\"\"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2_22/3F1A5F8D3402BDD9DD3E1B7813ABB6DC2CFBB07C_size99_w1010_h792.jpg\" />\u003c/p>\u003cp>在出售电站的同时,2018年亚玛顿又转向了电子玻璃及显示器件领域,然而,电子玻璃及显示器件下游的主要应用产品(电脑、电视、智能手机)已过了黄金发展期。\u003c/p>\u003cp>因此,拥有厚度2mm及以下量产玻璃物理钢化线、生产数量是同等日本坂东线的15倍且能减少约15%因搬运产生的不良率等诸多优势,也难以弥补亚玛顿在该业务上的损失。2018-2021年,电子玻璃及显示器件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160.63%、-29.66%、-31.02%、-3%。\u003c/p>\u003cp>\u003cstrong>重回玻璃深加工主业寻找成长密码\u003c/strong>\u003c/p>\u003cp>产业链下拓多次碰壁之后,亚玛顿重新回到光伏玻璃深加工主业寻找成长密码。\u003c/p>\u003cp>一方面,公司向上游拓展,以保证长期稳定的原片供应来源。控股股东亚玛顿科技集团于2017年在安徽凤阳着手投资建设三座650吨/日熔量的原片生产基地。2017年10月,凤阳硅谷智能有限公司成立,法定代表人为亚玛顿董事长林金锡。\u003c/p>\u003cp>2021年12月,亚玛顿发布公告称,拟向寿光灵达、寿光达领等在内的交易对方收购凤阳硅谷智能有限公司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全面提升原片自给率。刘芹表示,凤阳硅谷并表后,公司将形成垂直一体化产业链,玻璃、原片两项利润叠加,将增厚公司业绩。\u003c/p>\u003cp>目前凤阳硅谷三座窑炉已经全部投产,成品率维持在行业较高水平。除了上述三座已经建成的窑炉,凤阳硅谷尚有四座1000吨日熔量窑炉建造指标,计划分两期建设完成,目前一期两座窑炉已经在建设中。据悉,由于玻璃原片生产的毛利率相对较高,凤阳硅谷在生产能力逐步建成达产之后,毛利率将稳定在20%以上。\u003c/p>\u003cp>另一方面,公司持续在超薄玻璃方面发力。2022年3月,公司在机构调研中表示,无论窑炉端还是深加工端,公司始终定位于薄玻璃领域,与竞争对手形成差异化的竞争格局。\u003c/p>\u003cp>此前在2021年6月,亚玛顿发布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0亿元,分别投入于大尺寸、高功率超薄光伏玻璃项目以及BIPV防眩光镀膜玻璃项目。\u003c/p>\u003cp>作为国内率先利用物理钢化技术规模化生产≤2.0毫米超薄物理钢化玻璃的企业,公司2022年计划实现1.2亿平方光伏玻璃销售量,其中≤2.0mm超薄光伏玻璃销售占比将超过70%。同时,公司依托于现有的核心技术以及BIPV市场需求,开发更加轻量化(1.6mm)的超薄、超轻光伏玻璃,并已通过核心客户认证开始批量化生产。\u003c/p>\u003cp>BIPV方面,公司早期就涉足BIPV领域。公司公告称,2019年开始逐步放量向特斯拉提供太阳能瓦片玻璃等,已成为特斯拉SolarRoofV3的合格供应商。2021年,隆基承诺同等条件下,在2022-2027年BIPV产品所用光伏玻璃优先采购亚玛顿产品,双方合作开发“隆顶”BIPV1.6mm玻璃的推进应用。\u003c/p>\u003cp>目前,公司在BIPV业务方面已与德国、英国、澳洲等渠道商商谈代理事宜,计划海外开发2-5个代理渠道,第一个示范项目预计2022年下半年将在德国落地。\u003c/p>\u003cp>从行业发展来看,薄玻璃(2.0mm 及以下)提升发电效率的优点逐渐凸显,未来占比或将逐渐提升。多家研究机构认为,2022年光伏玻璃库存压力较为可控,随着光伏玻璃价格企稳及公司加速推进上游原片资产注入,公司盈利能力有望提升。\u003c/p>\u003cp>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来不少机构选择从亚玛顿撤离。WIND统计显示,2021年以来亚玛顿的基金持股数持续下降。截至2022年3月末,为820.23万股,占比4.13%,较2021年末减少3.03个百分点,较2020年末减少8.22个百分点。持股基金数也从2021年末的近40只减少到仅4只。\u003c/p>\u003cp>5月27日,公司股价报收25.03元/股,最新动态PE 262倍,Wind一致预测2022年PE则为30.33倍。\u003c/p>","type":"text"}],"currentPage":0,"pageSize":1},"editorName":"孙苏皖","faceUrl":"http://ishare.ifeng.com/mediaShare/home/312705/media","vestAccountDetail":{},"subscribe":{"type":"vampire","cateSource":"","isShowSign":0,"parentid":"0","parentname":"财经","cateid":"312705","catename":"第一财经","logo":"","description":"","api":"http://api.3g.ifeng.com/api_wemedia_list?cid=312705","show_link":0,"share_url":"https://share.iclient.ifeng.com/share_zmt_home?tag=home&cid=312705","eAccountId":312705,"status":1,"honorName":"","honorImg":"","honorImg_night":"","forbidFollow":1,"forbidJump":1,"fhtId":"","view":1,"sourceFrom":"","declare":"","originalName":"","redirectTab":"article","authorUrl":"https://ishare.ifeng.com/mediaShare/home/312705/media","newsTime":"2022-05-28 17:45:49","lastArticleAddress":"来自北京"}},"hasCopyRight":false,"__env__":"production"}; var adData = {}; var staticData = {"asideAd5":[],"contentBottomAd":"","asideAd4":[],"asideAd3":"","hardAd":"","asideAd2":"","asideAd1":"%3Ca%20href%3D%22%2F%2Fwww.tremontnyc.com%2Fc%2Fspecial%2F88g2ztKpu4W%22%20target%3D%22_blank%22%20%3E%3Cimg%20src%3D%22%2F%2Fx0.ifengimg.com%2Fucms%2F2021_34%2FA97E559E49CA8DB149DA50D9F5B530BCB5023AF8_size100_w300_h243.jpg%22%20width%3D%22300%22%20height%3D%22243%22%20border%3D%220%22%20%2F%3E%3C%2Fa%3E%0D%0A","topAd":"%3Cdiv%3E%20%3Ca%20href%3D%22https%3A%2F%2Fqd.ifeng.com%2Fc%2F86h4YrFeNVf%22%20target%3D%22_blank%22%3E%3Cimg%20width%3D%221000%22%20height%3D%2290%22%20src%3D%22https%3A%2F%2Fx0.ifengimg.com%2Fucms%2F2021_26%2F8884E272CCBD1138A40FCBB690718685EDD22FB8_size82_w1000_h90.jpg%22%20alt%3D%22%20%22%3E%3C%2Fa%3E%20%3C%2Fdiv%3E","floatAd":[],"logoAd":[]}; var __chipsData = []; var __apiReport = (Math.random() > 0.99); var __apiReportMaxCount = 50; var getChipsDataByKey = function (data, key) { for (var i = 0, iLen = data.length; i
<acronym id="qc22e"><small id="qc22e"></small></acronym>
<acronym id="qc22e"><center id="qc22e"></center></acronym><acronym id="qc22e"></acronym>
<acronym id="qc22e"><center id="qc22e"></center></acronym>
<acronym id="qc22e"></acronym>
<rt id="qc22e"><small id="qc22e"></small></rt>
<acronym id="qc22e"><center id="qc22e"></center></acronym>
毛利率跌至4.99%,亚玛顿难寻业绩稳定成长密码
江苏

毛利率跌至4.99%,亚玛顿难寻业绩稳定成长密码

历史重演,亚玛顿(002623.SZ)2021年来再度遭遇增收不增利的窘况。

2021年,公司实现营收20.32亿元,同比增长12.71%,创上市以来新高;但归母净利仅为0.145亿元,同比下滑近六成。2022年一季度,公司业绩同比再度大降76.04%,毛利率更跌至4.99%的历史低点,其间机构纷纷抛售仅余4只基金仍在坚守。

作为光伏玻璃深加工龙头,亚玛顿AR玻璃(减反射玻璃)全球市占率领先,且公司客户资源优质,特斯拉之后2021年又与隆基绿能“结盟”,为何迟迟找不到业绩持续稳定增长的密码?

两大因素导致近年业绩大幅波动

“一方面,2021年硅料价格大幅上涨,导致光伏下游开工率低于预期;另一方面,由于2020年三季度起光伏玻璃市场行情非常好,很多玻璃企业及新入局者纷纷扩产,导致了光伏玻璃价格自2021年二季度开始大幅下滑。”亚玛顿董秘刘芹此前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解释公司2021年业绩下滑的原因。

事实上,亚玛顿上市以来10年间业绩频频出现大幅波动。

2006年,亚玛顿成立的同时推出了国内自主研发、完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一代太阳能光伏减反射镀膜玻璃产品,成为国内首家研发生产该产品的企业。

2011年10月13日,亚玛顿于在深交所成功上市。

然而,2011-2014年,上市后的亚玛顿归母净利润连续四年下滑,2015年出现小幅回升后,2016-2017年又是连续两年大幅下降,甚至2017年还亏损0.23亿元,2018年扭亏为盈后,于2019年再度同比大幅下滑222.49%,亏损近1亿元,2020年再度回暖。

公司近年业绩大幅波动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于缺乏对上游的把控。

公司曾表示,原片玻璃供应问题是多年来制约公司发展的瓶颈。起初,公司是为数不多拥有光伏减反射镀膜玻璃产品技术的企业,毛利率水平较高。但随着技术的普及,光伏玻璃原片厂商逐渐实现从原片生产到深加工一体化布局,原片出售规模大幅下降,导致亚玛顿深加工产能利用率不稳定,毛利率波动比较大。

原片产能缺失叠加原片与镀膜玻璃价格差逐渐缩小,加工厂商利润被压损,2014-2021年,公司光伏玻璃业务毛利率远低于一体化布局的信义光能和福莱特。

另一个原因则与光伏玻璃的行业周期有关。

受“531光伏新政”影响,2018-2019年国内光伏新增装机规模明显下滑,对整个行业盈利水平和开工率产生较大影响,供应链陷入供过于求、低利润的困境。其间公司2018年净利润增长也主要是因为公司出售了普安县楼下50MWp农业光伏发电项目。

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下游需求量减少,光伏玻璃价格略有走低;下半年光伏抢装潮带动行业库存快速减少,同时新增供给有限,光伏玻璃价格开始上行。

到了2021年,供给端新增产能释放,但上半年的需求淡季叠加硅料价格大幅上涨导致需求端有所减弱,光伏玻璃库存开始增加,价格也随之下滑。后期小幅反弹后继续回落。

下拓产业链布局成效不佳

为改善公司业绩表现,亚玛顿开启过一连串的产业链拓展之路。

2012年,为缓解补贴退坡下的盈利压力,也为了推广2.0mm及以下超薄光伏玻璃,亚玛顿开始布局下游生产组件。为此,公司对募投项目进行变更,在原募投项目“新建900万平方米/年光伏镀膜玻璃产业化项目”基础上延伸产业链,变更为“超薄双玻光伏建筑一体化(BIPV)组件生产项目”。

但由于规模较小、一体化水平不够完善,公司的组件产品在市场上缺乏竞争力。2016-2021年,组件营收分别为3.54亿、6.41亿、7.37亿、2.21亿、1.12亿、1.07亿元;毛利率分别为19.95%、10.32%、2.52%、2.01%、-12.80%、-1.87%,呈持续下滑态势。

2014年,为了让客户深入了解超薄双玻组件的优势、带动公司超薄双玻组件的市场推广,亚玛顿成立全资子公司——江苏亚玛顿电力投资有限公司,主要负责光伏电站业务。

但是,由于光伏电站建设投资额较大,公司资金压力日渐凸显。到2017年,亚玛顿短期借款达8.32亿元,而当年的货币资金只有7.6亿元。为此,亚玛顿选择出售旗下电站回笼资金。

2018年11月,公司发布公告称,拟将黔西南州义龙亚玛顿新能源有限公司70%股权转让给国家电投集团四川电力有限公司;2020年12月,1.61亿元出售太阳能光伏电站资产;2021年3月,公司在互动平台表示,计划2021年出售完剩余电站。

截至2021年底,亚玛顿发电业务收入0.53亿元,相较于2017年下降71.66%,占收入比重从2017年的11.6%下降至2.61%,资产负债率也由2017年的54.94%下降至2021年的32.72%。

在出售电站的同时,2018年亚玛顿又转向了电子玻璃及显示器件领域,然而,电子玻璃及显示器件下游的主要应用产品(电脑、电视、智能手机)已过了黄金发展期。

因此,拥有厚度2mm及以下量产玻璃物理钢化线、生产数量是同等日本坂东线的15倍且能减少约15%因搬运产生的不良率等诸多优势,也难以弥补亚玛顿在该业务上的损失。2018-2021年,电子玻璃及显示器件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160.63%、-29.66%、-31.02%、-3%。

重回玻璃深加工主业寻找成长密码

产业链下拓多次碰壁之后,亚玛顿重新回到光伏玻璃深加工主业寻找成长密码。

一方面,公司向上游拓展,以保证长期稳定的原片供应来源。控股股东亚玛顿科技集团于2017年在安徽凤阳着手投资建设三座650吨/日熔量的原片生产基地。2017年10月,凤阳硅谷智能有限公司成立,法定代表人为亚玛顿董事长林金锡。

2021年12月,亚玛顿发布公告称,拟向寿光灵达、寿光达领等在内的交易对方收购凤阳硅谷智能有限公司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全面提升原片自给率。刘芹表示,凤阳硅谷并表后,公司将形成垂直一体化产业链,玻璃、原片两项利润叠加,将增厚公司业绩。

目前凤阳硅谷三座窑炉已经全部投产,成品率维持在行业较高水平。除了上述三座已经建成的窑炉,凤阳硅谷尚有四座1000吨日熔量窑炉建造指标,计划分两期建设完成,目前一期两座窑炉已经在建设中。据悉,由于玻璃原片生产的毛利率相对较高,凤阳硅谷在生产能力逐步建成达产之后,毛利率将稳定在20%以上。

另一方面,公司持续在超薄玻璃方面发力。2022年3月,公司在机构调研中表示,无论窑炉端还是深加工端,公司始终定位于薄玻璃领域,与竞争对手形成差异化的竞争格局。

此前在2021年6月,亚玛顿发布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0亿元,分别投入于大尺寸、高功率超薄光伏玻璃项目以及BIPV防眩光镀膜玻璃项目。

作为国内率先利用物理钢化技术规模化生产≤2.0毫米超薄物理钢化玻璃的企业,公司2022年计划实现1.2亿平方光伏玻璃销售量,其中≤2.0mm超薄光伏玻璃销售占比将超过70%。同时,公司依托于现有的核心技术以及BIPV市场需求,开发更加轻量化(1.6mm)的超薄、超轻光伏玻璃,并已通过核心客户认证开始批量化生产。

BIPV方面,公司早期就涉足BIPV领域。公司公告称,2019年开始逐步放量向特斯拉提供太阳能瓦片玻璃等,已成为特斯拉SolarRoofV3的合格供应商。2021年,隆基承诺同等条件下,在2022-2027年BIPV产品所用光伏玻璃优先采购亚玛顿产品,双方合作开发“隆顶”BIPV1.6mm玻璃的推进应用。

目前,公司在BIPV业务方面已与德国、英国、澳洲等渠道商商谈代理事宜,计划海外开发2-5个代理渠道,第一个示范项目预计2022年下半年将在德国落地。

从行业发展来看,薄玻璃(2.0mm 及以下)提升发电效率的优点逐渐凸显,未来占比或将逐渐提升。多家研究机构认为,2022年光伏玻璃库存压力较为可控,随着光伏玻璃价格企稳及公司加速推进上游原片资产注入,公司盈利能力有望提升。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来不少机构选择从亚玛顿撤离。WIND统计显示,2021年以来亚玛顿的基金持股数持续下降。截至2022年3月末,为820.23万股,占比4.13%,较2021年末减少3.03个百分点,较2020年末减少8.22个百分点。持股基金数也从2021年末的近40只减少到仅4只。

5月27日,公司股价报收25.03元/股,最新动态PE 262倍,Wind一致预测2022年PE则为30.33倍。

体育彩票